卜野

画画好难啊。

【野润】你我相约定百年(be)

谁若九十七岁死,奈何桥上等三年。

“婆婆,我可以在这里等个人吗?”奈何桥前,身着黑色羽织的青年温和地笑着。
“可以,那你是在等谁呢?”
“我的爱人啊。”青年嘴角勾起,他抚着手腕上的环,眼中满是温柔。
“真是让人羡慕,不过你只能等二十年,二十年之后,你再不去轮回,就只能一直待着这冥府,直到你魂飞魄散。”

……

“鬼门即开!速速退去!”

黄泉路上,一下子多出众多黑影,无一不是年轻的样貌。路边的彼岸花缓缓开了,妖艳得很,花轻轻摆动着,引导着死者向前,红色的花瓣下没有叶,在未来的一千年里,也将如此。

路的尽头,是一座桥,名为奈何,
桥前有一巨石,名为三生,
石前有一桌,桌上有碗盛着似水非水,似茶非茶的东西,一位和蔼的老妇人坐在桌后,让新来的死者喝下这孟婆汤。

“婆婆,有等我的人吗?”有个短发的青年撑着桌子,笑嘻嘻地问着眯着眼的孟婆,

“我怎么知道呢,去那边看看吧,都在那里了。”孟婆指了个方向,她觉得这年轻人着实奇怪,你看这路上的,哪个不是哭丧脸,就他,笑成了一朵花。

年轻人去了,他看见在路的另一边,坐着一群人,他们都乐呵着,饮茶观河,那河,自然是奈何下的忘川 。他挨个地问了过去,却沮丧地发现,没有一人是他记忆中的模样。

“婆婆,那些人,会一直等下去吗?”
“有些会,有些不会。”
“诶?”
“我只知这二十年里,有很多人耐不住,先行了。”

青年沉默了,他是不愿相信的,可现实摆在了他面前。

“啧。”他再次扬起了笑容,像一个小太阳,他笑着对着孟婆说道,
“请给我来一碗吧。”

不远处的忘川河边,身着黑色羽织的青年苦涩的笑着,他望着那桌边将孟婆汤一饮而尽的短发青年,嘴唇微张,原本就微不可闻的声音更是被风吹地更散了。

只是看那嘴型,似是在说

“再见了,润。”

PS:不忍直视啊我的文笔(:3_ヽ)_